dvbbs
收藏本页
联系我们
论坛帮助
dvbbs

>> 我们都曾经有一个共同的名字---三线人。三线已经是个过去式了,我们都知道回不去了,为了梦里的那个美好,来我们的家园坐坐吧。说出你在三线厂发生的故事。
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 
818的家园-论坛(三线军工厂人的家园),欢迎您的光临!让我们共同来建设三线人的网上家园!三线情悠悠悠悠三线情 → 那段往事那片山(来自于欧阳的博客)

您是本帖的第 3544 个阅读者
树形 打印
标题:
那段往事那片山(来自于欧阳的博客)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楼主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那段往事那片山(来自于欧阳的博客)
这是我的一段经历,那时我才二十几岁。有朋友说,你的故事总是精彩的,而我说,那是因为我的命运总是在和我作对,所以才有了这些故事。回忆起来的时候,它是一段故事,而在经历它的时候,它是一条痛苦迷惘的坎坷路。

我的年代,丰富了我的故事,而我的祈祷,是不要有人再重复我的故事。


一、

四面的秃山把这里围成了一条山沟,如果这里没有这个三线军工厂,也许这条山沟里就不会有人烟。

我在大学的档案是直接寄到这里的,档案里有我大学本科毕业的证明,在没有档案就不可能有活路的那个年代,我走进了这条山沟。

直接来到了工厂的大门口。门两边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卫,高墙上拦着电网,从外表上看去,这座工厂象一座庞大的监狱。

我把介绍信递给了警卫,警卫并没有让我进去,他进了收发室拿起电话,过了一会,一个身材瘦小,干部摸样的人从厂内向我走了过来。

你是欧阳吗?”

是的。”我微笑了一下。但他没笑,脸皮绷得很紧,于是我只好尴尬的收敛了笑容。

靠着厂门不远是庞大的政工楼,工厂的干部处就在这座政工楼里。进了办公室,这个干部摸样的人往身后的木椅上一靠,并没有给我让座。

我看了你的档案了,你的家是沈阳的,对吧?想到这里来工作?”他瞄了我一眼,脸上毫无表情。

没等我说话,他又说上了:“你要想好了!你要报到了,我们就不会再让你走了,你就要做好一辈子扎在这儿的准备!你没想好,你今天就不用报到,爱到哪儿到哪儿去,什么时候想好了,什么时候再来。”

这位干部冰冷的表情,就象对待一个被提审的犯人。

靠!神气什么呀?如果不是不报到我的本科毕业的档案从此就和我再无关系,如果不是不报到我就再没有生存之路,我怎么可能硬着头皮到这么个破地方来?这是国家分配,我不得不来!怀着满腔的无奈,心里骂着他娘,而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无可奈何的三个字:

我报到!”

 

 

二、

职工的独身宿舍,坐落在离工厂不远的土坡上,几排砖头垫出来的小路蜿蜒通向坡顶。我在前面扛着行李,瘦干部跟在后面,象一个押着犯人的狱警。宿舍是一排砖房,十分破旧。进到我的房间来,房间里是上下铺,不到十四平米的面积,住了八个人。还没到下班的时间,屋子里没人。

管理宿舍的,是一位年约六十的老头儿,据说和厂里的哪位领导沾点亲戚,他每天上班的主要工作,就是负责管理单身宿舍摆在公众电视房的唯一一台电视机。当然不负责修理,只负责开机关机,而且还定点儿。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,其苍老的程度不亚于老头儿,经常出毛病,出了毛病,老头儿便整天的没事儿做。

晚七点到十点,你可以来看电视。” 老头儿这么说。

铺好了床铺,同老头儿聊了会儿天,就到了下班的时间,拿着从家里带来的饭盒,顺着砖路下坡,便到了专门为单身职工准备的食堂。食堂只有两个房间,一间房是厨房,另间房摆着两张木桌。两口大锅,两张木桌六个长凳,几乎是这里全部的家当。

打开锅盖,这里的做饭师傅对白菜汤的概念是完全从字面上理解的——除了水面上飘着的几叶白菜,便是汤。尝了一口,不禁对做饭师傅产生感激,竟然放了盐,有咸味儿。再揭开另一口锅,热气蒸腾——高粱米干饭。

用饭盒盛了半下高粱米饭,再倒进白菜汤,于是我便成了手艺更高的厨师,瞬间便制作出了高粱米汤饭。

人们陆续地进到了食堂里来,有从外边买了咸菜的,便把咸菜摊在桌子上,享受着比别人显然奢侈的晚餐。凑过去套了近乎,然后假惺惺的在半推半就里捡了几块咸菜放在自己的饭盒里,并十分道歉的说,竟然忘了在路上,也买上一些咸菜给大家改善生活。

分到了什么单位?”人们显然对我这个恢复高考后首批进厂的大学生之去向很感兴趣。

企管处。” 我说。

这么年轻有为的大学生,怎么分到了那儿?那是一个混饭吃的地方,没什么正经事儿做。” 大家这么说。我觉得尴尬,便和大家解释,因为我不是学炸药专业的,到这里专业完全不对口,又不得不服从国家分配,只好被安排到这样一个单位,养起来了。

心里便很酸楚,上大学时胸前别着大学校徽,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洋洋得意的情景,依然历历在目。考上大学那阵儿,家里欢腾得如过年一般,青年点的哥们儿们还因此提前杀了一头本该在过年才准备动刀的猪,女生们帮我洗净了满箱子的衣服,几个哥们儿,兴高采烈的陪着我到县里去办手续,大家狂欢到深夜,第二天又熙熙攘攘,把我送出八里路。

他们知道吗?我如今大学毕业了。可是我们大学的领导,喜欢出出风头整整景,便把我们整整一届的毕业生,全部分配到了全国各地最艰苦的三线地区。四年的寒窗苦读,等待我的,是比我当年下乡还要艰苦的地方,专业不对口,二十多岁便被养了起来,而且是用白菜汤高粱米干饭养。

我不知道我是应该胖,还是应该瘦。

 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6:59:17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2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三、

分配来的大学生不到十人,同工厂三千工程师的庞大知识分子队伍比较起来,不过是沧海一粟,难怪干部处的那位干部,对我这位全国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并不礼遇。甚至对我欢迎的程度,远不如我当年作为中学毕业生下乡的时候。

所谓藏龙卧虎,在鸡窝里是藏不住老虎的,没有这么深的山沟是不成的,而且要拉上电网圈养老虎。按照国家的政策,这里是我国国防的第一线,来到这里的人,进得来出不去,所以,这里汇集并积累了庞大的技术队伍,他们很少娱乐,也没有很好的条件研究如何提高生活质量的问题,反过来讲,则非常有利于让他们集中精力,来研究怎样使炸药更具有威慑力。

记得当年下乡的第一课,就是认识这个村所有的四类分子,告诉你可以欺负谁。到这里则不同,首先认识的,是这个厂的先进人物。

入厂的第一课,是政治教育课,工厂邀请了本厂一位年轻的模范共产党员向我们介绍她的事迹。她是为了排除积压在仓库角落里的火药被炸伤的,不仅失去了一条胳膊一条腿,而且失去了双眼。她的事迹是感人的,在一次作业中,为了尽可能多的从积压的废品里挑出合格的产品,她明知仓库里积压的产品危险,却把别人拽到了身后,而让她自己去面对。我在报纸上见过她原来的照片,她曾经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孩儿,而当她坐着轮椅从我的眼前过去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,由于高度烧伤,她的身体浮肿得如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,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被烧伤的黑斑,墨镜片的后面,已经没有了眼睛,只剩下一双肉红色的窟窿,我心里一紧,不敢再看她一眼。

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儿,一个时时处处先人后己的好人,一个多次在这个万人大厂里被评为厂先进生产者的优秀职工,在一次作业中,失去了她曾经拥有的美貌和前途,面目全非,成了一个特等残废人。

听了她的事迹出来,我看了一眼布着铁丝网的红墙:这里是一个炼狱,这里曾经充满了感动,这里,生活着好多朴实善良而生动的人们。

来到食堂,又回到我的现实中,晚上依然是白菜汤。一起就餐的人说,这个月卡车运进山的,是白菜。也许下个月运进来萝卜,我们就可以改改口味,喝上一个月的萝卜汤了。不过我们吃供应粮,所以苞米面和高粱米,是必吃不可的。

晚上,无论如何不能入睡,也许是害怕噩梦,梦见自己也剩下一双肉红色的窟窿。同室友谈起今天的见闻,室友们并不以为然,他们说,你去看看我们政工楼里的那些人吧,有几个不是缺胳膊少腿断手指头的?那些人都是因为工伤,被照顾到政工楼里工作的。

心不禁颤栗起来,苦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,当年修辽河大堤,脚上磨出几个大泡,不是一样踩着满脚的脓水,把满满的车车泥土从河床推上大堤,拼下来了么?农忙的时候,每天只吃两顿饭,而且半碗虫子半碗高粱米,不是一样挺过来了么?

但是,让我断胳臂断腿儿,我不甘心!

 

 

四、

 

企管处,其实是个只有四个人的处。不,确切的说,是三个人。企管处的一把手,按照上级的要求,是由一把手厂长兼任的。他从来也没到过处里,也没具体管过这里的工作,只是挂个名,连影子也见不着。

 

副处长姓王,企管处主持工作的领导。个头不高,很有口才,十分精明,文革的时候,他才二十几岁,曾经担任过这个厂的革委会副主任,相当于副厂长的位置。清算文革的时候,他没打过人,也就没被算上三种人,但被贬了两级,用他的话说,被“发配”到企管处,提前结束了他的仕途生涯。

 

除了我,另一个士兵,就是老刘了。老刘老实,不大爱讲话,讲出话来便是冲鼻子的芥末味。他从来没想过和哪个领导处好关系,用他的话说,之所以被送到企管处,也是因为他在领导的眼睛里“不得烟儿抽”。领导说他笨,而我则看他很灵——他的象棋所向披靡,凡是到企管处来挑战的,无不被杀得片甲不留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企管处的办公桌上,始终铺着一个木制的棋盘,成了厂里闲散人等的棋牌室。

 

企管处不在办公楼里,在楼里上班时间下棋喧哗,显然不方便。于是王处长便在工厂不起眼儿的角落,找了间平房做企管处的办公室。紧挨着厂里职工们热饭盒的锅炉。早晨上班的时候,人来人往送饭盒,中午吃饭的时候,人来人往取饭盒,于是便有悠闲者,送饭盒晚走一会,取饭盒早来一会,抓着空隙跑来看下棋,而且站在旁边吆三喝四的支着。山里人下棋,图得是热闹,并不在意棋德。

 

另有一组人群,是奔着王处长来的。王处长口若悬河,诙谐幽默,便常引来一群嘻嘻哈哈来热饭盒的婆娘媳妇,哪家姑娘和厂长的儿子订了亲,这家人已经不再好惹,那家小子终于考上了大学,可以跳出山沟,各类沟内的信息在这里汇集,短短一个月,我便同厂里的大部分闲散人员混了个脸熟。

 

山沟里的生活条件,单位的工作状况,把我这个大学毕业的天之骄子一下子摔到了谷底。窗外远处天边的彩霞,属于山外的那个世界,而我的面前,是一望无际的秃山坡。不,是一个黑洞,阳光已经不属于刚刚毕业的,毕业前几个月还踌躇满志的我。

 

室友告诉我,要想跳出这个山沟,只有两条路,一条路是闹他个天翻地覆,让工厂不敢留你,不过这条通往山外的路,必须路过地狱的门口。另一条路,是干他个轰轰烈烈,让工厂留不住你。不过,在人才济济的海洋里翻起一朵浪花,你得有从耳朵里抠出金箍棒的本事。

 

 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1:41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3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 

“欧阳,有美差!”那一天,王处长从厂里的办公楼回来,举着一份文件,脸上挂着微笑。

 

老刘瞟了一眼王处长,继续埋头下棋,此时他的马,正威胁着对方的老将。

 

接过王处长的文件,上面弯弯曲曲,是厂里某位领导的签字,一行红字非常醒目,是参加一个学习班的通知。

 

“怎么样?到沈阳学习一个月,你可以回家探亲了。”王处长很开心。

 

能进城学习一个月,当然是难得的美差,我的眼前,想象着父母欢欣的笑容,还有小芳,一个长着大眼睛的女孩子。

 

回到沈阳,扑面而来的是凉爽的秋风,走出站台,正是职工下班的时候,街路上行人如梭,自行车来去匆匆。从山沟里走出来,更感受到这里是一个格外精彩的世界。我好羡慕他们的幸福。至少,他们早已经告别了粗粮,至少,他们是在这样一个繁华的大城市里工作,至少,他们可以看到电影,至少,他们可以和家人团聚。。。

 

满城骑着自行车的人,在我的眼里,都在过着神仙般的生活。

 

过了十几年以后,当朋友们对自己的生活感到苦闷的时候,我还常常提起那一天我走出站台时的感觉。其实幸福从来就没有走远,如果你曾经到过那个山沟。

 

回到家的时候,妈妈已经做好了大米饭,下米的时候,比往日多加了一倍的量。妈妈在厨房里快乐得念叨着:“我们家的农民回来了,我们家的大肚子回来了。”

 

小芳也来了,粗粗的两把羊犄角,在她的头上跳跃活泼。

 

送她回家,走在街灯下的时候,我讲起了我的工作单位,我的山沟,吃不尽的高粱米、黄澄澄的窝头,还有国家关于两地生活满八年,才能允许团聚的政策。

 

“即使解决两地生活,也是从城市到农村,从农村到山沟,哪里艰苦就到哪里解决,这是国家的政策,你该考虑考虑,为了我嫁进那么艰苦的山沟,值得不值得。”

 

小芳很认真地听着,等我说完了这一切,小芳说:

 

“我们早点结婚吧,早一年结婚,两地生活就能早一年解决。”

 

秋风有几丝凉,路灯依然温暖的照着,我们在不知不觉中,踱过了半个城。小芳的家,在一座深宅大院里。我想起了两位在枪林弹雨中拼杀过来的老人,在他们的眼睛里,我的这点艰苦,可能算不了什么。

 

他们把他们敢于面对坎坷的精神遗传给了他们的女儿。我把小芳送到大院口,她挥挥手,调皮的一笑,身影隐在浓浓的夜幕中。

 

 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3:37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4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 

一个月,在珍惜中度过,不仅仅是因为有小芳的陪伴。

 

一个月的学习班,我第一次接触了管理的概念,我在思考着我的计划,并且踌躇满志。

 

我拎着从沈阳带来的小小礼物,夜色里走上山来,山上是一排排工厂职工的宿舍。

 

王处长的夫人,笑盈盈的打开门来,告诉我说,知道我要来,家里竟然包好了饺子。

 

同处长聊起了进城的一个月,也聊到了小芳。

 

“唉!”王处长叹了口气,指了指他的夫人:“她就是这样来到山沟的,我们这一代人,幻想过,激情过,也奋斗过,现在到了这个年龄,也就罢了。”

 

“我很不甘心就这样混下去。”我说。“这一个月,我学了很多,也想到了许多,如果想做一番事业,我们企管处,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。”

 

“年轻人有热情!”王处长说:“只是我们目前的状况你也看到了,老刘老实,做不了什么,我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,被发配到这儿的,领导对这里不重视,想做什么很难。”

 

“人家看不见我们这些落魄的鸡,怪我们自己没打鸣!”我对王处长说:“您做过这个厂的副主任,对这里的生产和人员都熟悉,您助我一把力,我就不信,我们这几只鸡就成不了凤凰。”

 

“恩,有志气。”王处长微笑着说。

 

“这次培训,我第一次接触了现代化管理的概念,我们的工厂,目前一直沿袭着传统的管理模式和管理的理念,我认为我们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把现代的管理方式和理念引进这个山沟。采用现代化的管理,我们将大有文章可做。”

 

“接着说!”王处长笑。

 

“第一步,我们就是要公鸡打鸣!”我笑着说:“文化大革命没有教会我什么东西,但当年的大批判小评论,锻炼了我的口才。明天我就到宣传部去,我想给全厂的人办一次有关现代化管理的讲座!”

 

“我也年轻过,看到你有这样的决心,我能理解你,我也会全力的支持你,你的讲座需要什么材料,尽管找我。”王处长诚恳的说。

 

“谢谢处长!”我信心十足:“想当年,全市的中学毕业生誓师大会上,我在体育场抢过麦克,我相信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我要让现代化管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沟!”

 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4:38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5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七、

经过几天的准备,工厂的广播喇叭里,终于响起了我的声音。这是一个让全厂人感到陌生的声音,陌生的声音带来了陌生的思想。宣传部很支持我的建议,每天中午给了我一个小时的专题讲座时间,就在人们端着饭盒,坐在工厂的各个角落里闲聊的时候,我已经坐在广播站的麦克前,开始了我的讲座。

我来到这个工厂,这里的人们,他们的朴实,他们的勤劳,他们的勇敢,深深的打动着我。他们的微笑温暖着我这个来自远方的人。来厂的第一堂课,我见到了我厂顶天立地的英雄,他们战斗在最危险的第一线,当危险发生的时候,他们把危险留给自己,而把生的希望让给了别人。我看到了那位英雄的共产党员,她坐在轮椅上,为了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,最后自己双目失明。。。

从道德层面上讲,他们的事迹让我深深的感动,而从管理层面上讲,我不禁要问,这些英雄们的出现,是不是属于我们厂的光荣?我们现在所应该思考的问题,是怎样让我们的工厂,通过现代化、科学化的管理,少出几个这样的英雄!


这样的声音,是多么陌生的声音,通过广播喇叭,在整个山沟里轰响,如一枚重磅炸弹,在人们的头顶炸响。


少出英雄??人们端着饭盒,吃惊得张大了嘴,人们不相信,如此大胆的说法,会是工厂的喇叭里传来的。

是的,我们的管理,现代化的管理思想,就是要让这样的惨剧不可能发生。人们都习惯了去歌颂英雄的事迹,而没有想到,有多少这样的事故,都是由于管理的不到位、制度的不完善,操作的不规范造成的。

我的讲座,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,本来计划讲两周,讲课的过程中,便有许多车间和单位都送了自己的材料来:讲讲我们车间!”“讲讲我们工段!讲座的内容不断的增加和补充,最后竟然一直讲了半年的时间。

我也因此成了这个山沟里的名人,来热饭盒的人,常常要跑到我的办公室去,看看这位讲课的年轻人,究竟长得什么摸样,走在街道上,常常有路人指指点点:喂!看见那个人没有,他就是那个讲课的欧阳。

 

八、

我的讲座,首先使我的办公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不知从哪一天起,桌子上摆着的棋盘不见了。

老棋友们跑来问老刘:咋了?不杀两盘了?

老刘笑:现在最流行的是啥?“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!” 俺老刘这次要赶时髦了,欧阳这人不错,讲得很实在,向管理开刀,就是向领导开炮,俺老刘负责给欧阳准备炮弹!

说老刘聪明,一点也没错。他懂专业,识工艺,满厂子到处是棋友,半天转回来,桌上就堆满了充足的资料。我准备什么讲座的内容,他就能补充进来什么例子,然后倔倔地对我说,讲!谁敢不服?我们这是以事实说话!

王处长主要负责收集正面的典型,并为我的讲座规定了一个基本原则,讲管理,一定要讲出七分成绩,三分不足。以保证讲座的持续性发展。

别听老刘的。”王处长说:“做什么事儿得讲策略,不能总是一顿乱炮,轰得人受不了了,找到宣传部,你的讲座也就进行不下去了。”

是的,要让人们接受你的思想,需要必要的策略和技巧。

中午的高音喇叭,也把它产生的哄动效应,传到了工厂的最高决策层。

厂部打来电话,我第一次走进了厂长的办公室。

请坐!”邹厂长的微笑很亲切,同那个干部处瘦小子的态度,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你们企管处最近干得很不错!只要我在厂,你的讲座我是天天听的。”厂长说。

我晕!听这个口气,他竟然忘记了他才是企管处兼职的处长,而我,啥也不是。

主要是王处长和老刘的功劳,他们熟悉工厂的情况,给我提供了许多很有价值的第一手材料。”我说。

邹厂长笑了:“为了真正改善我们的管理,落在实处,我现在有一个想法,从下个星期一开始,你要参加每周的厂务例会,你不是谈到了系统管理,过程管理嘛!我想让你全面的了解工厂各个方面的运营情况。要在全厂推行先进的管理,首先要从决策层实现这个思想。”

在我参加的第一次例会上,邹厂长决定,召开一次全厂所有中层干部参加的大会,并在这个会议上做出决定,企管处将全面负责全厂质量、安全管理的落实工作,负责各个单位的质量、安全保证体系的建立。企管处将根据指标的考核,对全厂各单位年底的评优,具有一票否决权。

企管处一步登天,权力太大了。

王处长,老刘和我,这三只落魄的公鸡真的变成了凤凰?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5:19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6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 

 

我给老刘的棋艺下了一个这样的总结,老刘只所以下棋无敌手,是因为老刘最善于发现对手的漏洞。老刘的这个特长,在建立质量与安全保障体系的工作中,派上了用场。

 

老刘性情耿直,眼睛容不得沙子,长了一张喷着芥末味的嘴,走到哪里,横挑鼻子竖挑眼,只搞得各单位叫苦不迭。也正是老刘这个不好商量的脾气,使一套套质量与安全保障体系的措施天衣无缝。

 

总务处的报告报上来了,总务处长把报告小心翼翼地交到了老刘的手中。老刘扫了一眼,扔了回去:“这是什么破报告?回去重写!”

 

处长知道老刘的烂脾气,只好陪笑:“刘工给指点指点,我们也没搞过这个东西。。。”

 

老刘眼睛一横:“你那单身食堂的质量保证怎么搞?就写个让大家吃好,搞好卫生就完了?啥叫吃好?每天就喝白菜汤,那就叫吃好?”

 

“刘工你也知道,住单身的,多数都是新来的学生,伙食标准是国家规定的,想吃好,没经费呀。”处长申辩着。

 

“别跟我提经费,那个我管不了。我问问你,白菜、萝卜、茄子,价格差多少?为什么不能轮换着做?周末很多人出门了,为什么那点细粮偏偏赶在周末做?吃不了让食堂的人拿家去了,是不?搞得住单身的,在食堂吃不到细粮,这也是费用的问题?”老刘的嘴跟连珠炮似的。

 

“这些就得管理!就要规定得细!要不我就给你一张否决票!”老刘说。

 

总务处长用求助的眼神,看着王处长。

 

王处长因为当年造反,吃过得罪人的苦头,所以处理起事情来,便要圆滑得多了,他给自己安排的工作,是新产品的研发和老产品的创优,是为人创造成绩的工作。老刘在那边去黑脸,便常有单位的领导跑来向王处长求情。王处长的打法是一推六二五:“你还不知道老刘的脾气?谁的话都不听,能听我的么?”然后便是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 

王处长冲着总务处长挤了挤眼睛,拉到一边儿:“你就把报告搞得细一点,改一改,老刘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,再说,欧阳就在单身食堂吃饭,他给你喝一壶,你也受不了。”

 

“噢!”总务处长看了一眼正在埋头写字的我:“原来欧阳也在单身食堂吃饭?那好,我回去好好的改一改。”

 

他知道我有两把杀手剑——麦克风和厂务例会。

 

厂务例会,通常是由厂领导和会议中涉及到的中层干部参加的,所以除了生产、技术、检验等关键部门的中层干部以外,其他单位的中层干部,也不能经常参加厂务例会。而我是每次厂务例会都要参加,所以给我提供了同厂决策层经常接触的机会,而且由于例会,也几乎同所有的中层干部都有接触。加上我每天一个小时的麦克权,使我成了一个让人不可小看的特殊人物——尽管没有职务,但同最高决策层信息相通。

 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6:29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7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我经常到各个单位去做一些完善保障体系的工作,跑遍了整个工厂。那一段日子,我白天奔波在工厂的各个角落,同各个单位的领导共同商议制订各个岗位的质量与安全措施,晚上则挑灯夜战,为第二天的讲座准备材料,还要经常跟踪例会上落实的一些项目,成了全厂人熟悉并公认的大忙人。

 

一年多的光景就这样过去了,都发生了什么呢?

 

一、食堂的伙食得到了改善,由于伙食标准的原因,并没有提高原料的档次,但是萝卜、白菜、西红柿,不再是每月只吃一种,而是每天换样,轮番出场了。大米和白面出现的频率增加了,汤里也飘起了油花。

 

二、代表企管处所在的支部,参加了全厂的智力竞赛,在对手们把我当成最大假设敌的情况下,依然获得金牌,并因此得意洋洋。

 

三、报名参加了电大经济专业的考试,室友们曾经担忧我考不过应届高中生的数理化,可能失去脸面。而我以全厂考生考分第一名的成绩,顺利过关。

 

四、和小芳的新婚假期未满,便被厂里派到北京去争取工厂的创优项目。

 

五、往年每年都要发生一些生产事故,造成人员的伤亡,而这一年,没有发生任何人员伤亡的事故。

 

六、工厂一个产品创国家银牌,九个产品获得部优质产品称号,取得了零的突破。

 

七、小芳的肚子提醒我,我要做爸爸了。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7:07
在路上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中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86
积分:1024
魅力:829
现金:4922
金币:0
近访:2009/8/14 19:50:18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8年3月17日
点击查看在路上的家
8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在路上

发贴心情

十、

厂评选优秀科室,企管处无可非议的戴上了大红花,这里再也不是全厂闲散人员的棋牌室。

有俗话说,富在深山有远亲,许多兄弟单位闻讯而来,这里成了本行业向企业管理取经的地方。

王处长又被春风吹绿,经常去招待来访的客人,忙个不停,而老刘还和过去一样,坐在办公室里呵呵的笑,不善言谈,一脸的憨厚。

我则经常到省里去跑项目,有了更多到省城的美差机会,并熟悉了省里有关方面的领导。当我谈到小芳的时候,国防工办的领导说,我们会为你开绿灯,关键是你自己要去做好厂里的工作。

室友向我描述了他找厂长要求调出山沟的情景。

推开厂长办公室的门,向厂长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来意。邹厂长头也没抬,问:你是哪个单位的?

室友如实禀报。

邹厂长抬起头来:“按照国家的政策,我是没有理由同意你调出工厂的,这就是我的回答,没有讨论的余地,你也不要再来找了。如果再来找,干扰我的工作,扣发你当月的奖金,请你回去吧!”

室友对我说,你当然不同,干到了这个份上,邹厂长对你又那么好,至少他不会对你那个态度,他会给你面子的。

敲开了邹厂长办公室的门,先汇报了申报全国质量管理优秀单位的进展情况。

然后提到了我的情况。

邹厂长说,你来到工厂,一直干得很不错,我们对你将来的使用是有考虑的,离开这里,不觉得可惜吗?

我还是服从领导的决定吧!”我这话等于没说,领导不让你走,想不服从成吗?

那好吧!”邹厂长很干脆:“下个星期一的厂务例会,我会把你的事情提到议事日程,你的事情最好还是由集体来决定,下次例会,你就不要参加了,回避一下。”

我如释重负。既然能提上日程,便开启了希望。

找到厂办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:“哥们儿,把会议的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!”

等待星期一,这个决定我命运的日子。

然而小芳,偏偏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,让我火速回家,她说也许就在这几天,我将成为爸爸了。

 

 

 

十一、

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告诉我,我的一切不仅属于我自己,属于小芳,还属于又一个弱小的生命。

产房的门打开了,护士推着小芳出来,我看到了我的孩子,他是那么的弱小,脸上的乳毛还在潮湿,一对双眼皮儿,十分好看。

那是深夜,按照医院的规定,我不允许进入小芳休息的病房。我赶紧跑回家来,直到清晨的时候,把喜讯告诉了孩子的爷爷奶奶,他们有了孙子。

刚刚放下电话,电话又突然响了起来。

欧阳,昨天晚上你跑哪去了?”是秘书的声音。

我恍然大悟,昨天是星期一,是我期待的日子。

你快回来办理手续吧,厂里已经批准了你的调转。”

这是多么难忘的一天,一个弱小的新生命从这一天开始,而我崭新的生活也是在这一天,揭开了新的篇章。我赶紧打电话把消息告诉了父母,然后顾不上到医院和小芳打声招呼,便急匆匆赶回工厂。

哥们儿,你太棒了!” 秘书欣羡的说:“厂务会上这么多领导,众口一声放你走,纷纷替你说话,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厂务会,还没有过什么问题,意见这么统一吧?!”

我不知该说什么,来到这里已经两年了,我熟悉了这里的一切,这里有我多少熟悉的面孔啊,没有离开这里的时候,我盼望着早一天离开,当我真正就要离开这里的时候,想到多少熟悉的面孔将可能成为永别,心里竟然升腾起几分酸楚。

我在厂里停留了三天,几乎走遍了整个山沟里所有的大街小巷,我一个个车间去告别,一个个科室去告别,当人们纷纷的涌到门口,同我挥手告别的时候,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亲切和温暖,还有感动。

听说你要走了?” 路上,遇到了一个我并不记得的人,他伸出手来,握着我的手,热情的招呼着我,让我有空再回到山里来看看。

第三天早晨,王处长和老刘来到我的宿舍,帮我整理好了行李,宿舍门口突然出现了厂里的总工程师,他来送我了。一个万人大厂的常务副厂长,来送我这个大学毕业仅仅两年的普通一兵。感动得看宿舍的老头儿一个劲儿地和我叨叨:“我看了这么多年的单身宿舍,还没有哪个厂领导,到这里来过,太难得了,太难得了。。。”

走下秃秃的山坡,小路边停着一辆北京吉普,是总工派来的。在那个年代,它是这个军工厂只有厂级领导和重要的客人才能使用的坐骑。我把行李放到车上,回头看着路边招着手的人们,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随着汽车的启动,慢慢向远方遁去。透过车窗看到那座秃秃的山坡上,我们单身宿舍的平房,红砖青瓦,剥离的门窗,远远的矗立在那里。这幅图画,如一张发黄的照片,定格在我的脑海,成为我一生中永远抹不掉的记忆。


那一天飘着雨走进山里,
你站在小路边顶着斗笠,
雨蒙蒙遮掩了如花似玉,
你笑着递给我一只香梨。

抹一把香梨上晶莹水滴,
尝一口却原来清香甜蜜,
顺着路返回来再去寻你,
小雨中消失了亭亭玉立。

那一刻我呆呆站在雨里,
回味着我们的美丽相遇。
空气中飘着你芬芳气息,
离开你我才懂多么爱你。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7 17:07:48
ilove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
    
等级:高级员工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104
积分:532
魅力:246
现金:7174
金币:-50
近访:2009/8/11 10:07:41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6年8月18日
点击查看ilove的家
9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ilove

发贴心情
牛啊你。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29 18:34:06
海了去了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
    你的“虚拟家园”设计作品优秀,未来的“家园”建设需要你!特颁发此奖!
    
等级:普通技师
恋人:寻觅中..
文章:201
积分:2021
魅力:1389
现金:6091227
金币:0
近访:2013/2/21 10:57:59
门派:无门无派
注册:2006年8月20日
点击查看海了去了的家
10
 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了去了

发贴心情

不易!

带有一定程度的小说故事风格,可也很难说清个中原委.

顶了.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8/3/30 0:39:36

 13   10   1/2页      1   2   尾页 
Copyright ©2006 - 2008 818的家园
管理员E-mail:818jy@163.com    wdsyht@163.com
悠悠三线情QQ群:43728877    818的家园QQ群:62568893
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.1.0 Sp1
页面执行时间 0.20313 秒, 4 次数据查询